欢迎进入为什么ag大注就死-官网平台。
0371-6096-68888
【爆料】广州污泥项目招投标内幕大起底

  上个月,广州五个污泥处理项目公开招投标,分别是猎德、大坦沙、沥滘、西朗和京溪。据说后面还有38个项目,待此次招标完成,二期再上。此“肥的滴油”的项目吸引了众多业内企业的关注,共有48家公司、21个联合体参与,可谓盛况空前,前所未有。

  全部项目均为采用统一的工艺:深度脱水+热干化。建设地点在各个污水厂内,采用电作为唯一能源。

  《招标公告》称:“根据市政府有关会议精神,招标人广州市净水有限公司将组织实施xx污水处理厂厂内污泥干化减量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EPC)项目,决定对上述项目进行公开招标。现邀请有兴趣的潜在投标申请人按照本公告的要求提出资格预审申请”。

  有资格预审,一定是一个十分严肃的要求,它是为了避免鱼龙混杂,在初期阶段将一些资质不全、技术不佳的潜在投标人屏蔽在外的措施,按理说,应该是有较高的技术“门槛”才对。但十分古怪的是,广州项目设置的不是什么高“门槛”,恰恰相反,看上去是一个很低的、谁都能迈得过去的门槛。

  《招标公告》称:“投标申请人在报名时,如具备在中国境内(不含港、澳、台)正在运行的质量合格的,生产规模达到6tDS/d(处理后污泥含水率30~40%),累计处理量达到540tDS或以上的污泥减量实例”。

  含水率30-40%的污泥6tDS/d,意味着干化处理量仅15-20吨/天,这是一个中试水平的干化机吧。累积处理量540tDS/,意味着干化处理天数仅仅90天而已。如此具体的低“门槛”是用来干什么的呢?

  “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建设期从招标人发出中标通知书及签署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合同开始起计算,中标人需在200日历天内以投标设计方案为基础完成整个污泥处理系统的前期工作,建成满足招标文件要求的处理设施并完成调试。在进行污泥处理系统的全面建设、调试之前,中标人须提交期限为90日历天的符合招标文件和投标承诺并经确认合格和验证可行的试验结果,且须采用已试验的工艺和技术,方可开展全面建设和调试。”

  “中标人试验结果经确认不合格,或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提交试验结果的,则合同终止,原中标人必须在合同终止30日历天内自行将设施拆除、运出招标人场地并自行承担费用,招标人不予支付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建设费用及90日历天试验所有费用(包括投标人自行将相关设施拆除并运出招标人场地的费用)。否则,招标人有权没收其履约保证金并拆除,并且招标人有权对由此而产生的费用进行索赔”。

  这段话对于不了解广州项目背景的人来说,能看懂的可能只是风险:如果在广州做这个中试试验,项目都建起来了,结果不被认可怎么办?相信这一条对于大多数潜在投标人来说,属于绝对的高风险条款。试验机加上3个月的试验成本,少说是几百万吧(石井项目标的是4088万),谁又能有如此把握这几百万不打了水漂?

  “针对本项目,有如下特别说明:①中标人提交的试验结果可以是在广州市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内进行建设试验并经确认合格和验证可行的项目,也可以是在招标人选取的中标范围内的厂或生产线上进行建设试验并经确认合格和验证可行的项目”。

  “需提供项目合同、技术工艺分析报告(包含装机容量及规模,设备设计技术参数等内容)等证明材料,并提供项目所属业主名称、详细地址、业主联系人及联系电话、用户使用评价意见及业绩所在地排水行政主管部门的证明材料”;

  这句话的关键在于“业绩所在地排水行政主管部门的证明材料”。就我所知,国内污泥干化的投资方有很多是企业,而非“排水行政主管部门”。如果要对业绩进行证明,各厂家手里的只有设备采购方也就是企业业主所出具的验收证明,“行政主管部门”没有义务为此出具任何证明。但广州的招标单位无视国家《招标法》的明文规定:

  -第二十三条:招标人编制的资格预审文件、招标文件的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违反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原则,影响资格预审结果或者潜在投标人投标的,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的招标人应当在修改资格预审文件或者招标文件后重新招标。

  -第三十二条:“招标人不得以不合理的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招标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属于以不合理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二)设定的资格、技术、商务条件与招标项目的具体特点和实际需要不相适应或者与合同履行无关;(三)依法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以特定行政区域或者特定行业的业绩、奖项作为加分条件或者中标条件;(七)以其他不合理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

  千方百计地要限制某些潜在投标人入围,尽管这些企业的业绩数十倍、数百倍高于招标文件所规定的累计处理量540tDS的要求(有的企业项目已经连续运转多年,累计处理量达到干基20万吨以上),可谓处心积虑。众所周知,业绩的要求仅仅是为了保证所采用的技术具有成熟、可靠的基本素质。但荒谬的是,本项目上招标文件所有利的唯一一方恰恰是仅仅停留在中试水平且存在极大漏洞的技术(详后)。其层层设障,将危险的竞争对手屏蔽出局的策略,只不过恰恰印证了笔者对其技术的了解和判断。

  招标单位已经不是在设什么门槛了,因为凡是身高腿长的能过。这其实是开了一个狗洞,目的是仅让“武大郎”一人通过而已。

  如此“精密周到”的设计,我们不能不佩服这个项目操作者的水平,如此奇葩的招标文件令人叫绝。

  上网查查,不难发现这家投标人是谁,因为具有在广州地面上做过项目、而且还是中试项目的唯一公司是广州优特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3年11月该公司中标广州石井污水厂的中试项目。项目投资3973.35万,至今未能验收,厂家对技术极端保密,拒绝一切参观考察,甚至评审也不提供任何技术资料。

  这个由广东恒辉建设有限公司(土建施工)、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设计)、广州优特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操作方)、武汉都市环保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公司,与项目操作方一起干过石井项目)所组成的联合体,核心技术其实是来自另外两家广州企业:广州新致晟环保科技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和广州普得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广州新致晟的专利“一种污泥浓缩脱水的方法”于2013年受让自广州普得环保设备有限公司。广州新致晟于2013-2014年就该项深度脱水技术的专利起诉广东绿由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绿由工业弃置废物回收处理有限公司侵权。广州新致晟在一审胜诉而在二审败诉,原因是该专利权被宣告无效。

  石井项目中所使用的热干化技术(专利号14“立式污泥干燥机”)也是来自广州普得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实际上,广州普得的主要技术与早在2004年就在广州实施了第一个污泥处置项目(广州津生污泥处理厂)的广州铬德工程有限公司有关。2006年的铬德公司专利的主要发明人钟环声、李雷也均为广州普得的主要发明人。

  广州津生项目最早以所谓“污泥脱毒技术”拿下了广州第一个污泥项目,当时的价格高达196元/吨。后来追加到256元/吨。该公司以一些毫无意义的药剂做噱头,实际摊铺晾晒,拿去制砖。后来投诉多了,压力大了,也不得不采用热法进行干燥处理。津生项目最终因恶臭严重扰民而于2008年底被关停。

  这同一来源的技术还涉及多个企业名称,如广州市铬渣处理新技术工程公司、广州市德瑞投资有限公司等。

  基于以上所梳理出来的专利链,有理由怀疑这家2012才成立的广州优特利与早先实施津生项目的公司或其主要技术成员有着直接关系,因为其技术来源完全相同。

  根据广州普得(发明人钟环声李雷等)的专利《14立式污泥干燥机》的描述,试对其主要工艺特点分析如下。

  根据该专利的描述,“干燥塔内部设置有滚筒,滚筒由转轴和固定在转轴上的刮刀组成,干燥塔的下面设置有加热泵,滚筒的底部与加热泵出口之间连接有进风管,滚筒的顶部与加热泵出口之间连接有排水管。由于干燥塔设计为立式,干燥塔底部通过进风管由加热泵抽进干燥塔里面,而含有水分的污泥从干燥塔顶部进入塔内自由落下,节省了输送所需的动力。热风由下而上传输,污泥自上而下输送,两者形成错流。通过滚筒上刮刀的搅拌,使污泥充分打碎并与热风接触。……”

  再看看广州铬德工程(发明人还是钟环声李雷)的专利6.2《污泥载体干燥工艺》,它的工艺流程图如下:

  工艺描述是:“污泥载体干燥工艺,主要包括污泥预处理、污泥特性调理、好氧熟化、干燥工艺流程,污泥的特性调理工艺是指把预处理过的污泥与污泥干粉按质量比1:1-5混合,用高速对辗搅拌机搅拌。搅拌速度控制在50-150转/分,线米/分,特性调理后的污泥里颗粒状,本发明的有益效果是设备简单,占地面积少,日处理600吨污泥的厂房仅需10亩用地:能耗少,每吨耗煤仅大约60公斤,且处理过程无臭气、废水产生。”

  不难看出,普得环保的所谓立式污泥干燥机其实就是在原铬德工程专利对辊混料干燥机的翻版。

  1、采用干泥返混的方式,尽可能降低进入干燥器的污泥含水率,以获得流动性;

  6、采用旋风分离器进行初次气固分离,然后采用袋式除尘器进行二次分离(后者专利未提,实际有之);

  -动力电耗相比带式机较高(搅拌辊数量多、气量大、旋风分离器和袋式除尘器的风阻大);

  -干燥器内粉尘浓度高,废气出口粉尘含量大,如果进气温度太高,易产生粉尘爆炸的危险;

  该工艺的最主要问题是热能能耗高。由于广州项目全部采用电能进行加热,升水蒸发量的热能消耗指标极为敏感。由于所能利用的循环风温不能过高(安全性问题),系统的热能利用效率较差。

  该工艺最低的运行能耗应该在760-800kcal/kg之间,属于热能能耗较高的工艺。

  由于这种低温干化需要的气量大(在90-120立方米/公斤蒸发量以上),循环废气除尘的阻力大,该工艺所需电能也不会很低。

  该系统需要处理相当于总气量10-20%的废气,为此也需投入一定的电能消耗。

  根据上述专利描述,可以判断广州优特利的工艺与津生污泥处理厂项目所使用的广州铬德工程的技术同源,且极为相似。那么津生项目是怎样的呢?

  日前,广州市人大黄埔联组代表共20多人一行到黄埔区大沙地污水处理厂、广州铬德公司津生污泥处理厂地进行实地考察。广州市市政园林局、市环保局、广州铬德公司津生污泥处理厂的负责人向人大代表汇报了“铬德公司污泥臭气污染问题”的整改情况。当广州铬德公司津生污泥处理厂代表称“臭气与污泥处理厂并无因果关系”时,当即引起在场人大代表“公愤”并引发连环式质问,“为什么2004年铬德公司投产之前没收到过居民的投诉,投产后投诉就没间断过?”

  铬德公司代表向代表们汇报时表示,该公司曾委托广州市分析测试中心对铬德公司的厂界、当日处于下风口的番禺区思贤村、新造镇外围以及长洲岛、黄埔区的一些居民点环境空气进行的同步采样和分析,“通过现场视察和报告分析说明,产生臭气的原因是复杂的,并不是单一的,一些区域的臭气问题与我公司污泥处理厂并无因果关系。”除了自认为与臭气产生无关外,作为广州市唯一的污泥处理厂,铬德公司竟然表示要提前解除合同撒手不干了。

  铬德公司代表的“臭气问题与污泥处理厂并无因果关系”一说引起了在场人大代表的强烈不满。黄埔区委书记、区人大主任陈小钢极不客气地说:“铬德公司这个时候强调臭气责任不在铬德,摆明就是要推卸责任。铬德要做的应该是回顾当时采用的技术是否成熟?流程是否经得起考验?如何做好补救措施?做人要厚道,要有科学、实事求是的态度,如果是技术不成熟导致的失败,要反省投资人、技术设计者的责任,不要把责任推给别人,推给政府,更不能推给老百姓,否则是要犯众怒的!”

  作为铬德公司的主管部门,广州市市政园林局负责人表示,“铬德污泥厂的问题很快将有明确说法,近期的解决办法是,不能处理的半成品运到填埋场或别的地方填埋;远期的解决方法是关闭或者搬迁。”

  市环保局介绍,通过对铬德公司多次现场检查,了解到恶臭的主要来源。一是污泥运输、装卸、存储过程中,因未能实施完全封闭式作业;二是压滤车间恶臭气体收集不完全;三是该公司产能不足,运入的污泥无法及时处理,在厂外租用了两口水塘堆储污泥,因发酵恶臭大量产生;四是用于制砖的污泥和砖坯未能及时烧制,经无害化处理后的污泥在厂区内堆积产生臭气。

  据广州市环境保护局代表介绍,2005年5月市环保局12369环境热线首次接到群众对铬德公司的投诉,到目前为止累计投诉已经达到183宗。今年10月,市环保局下发通知,要求对该公司进一步加强环境监管,从检测结果看,铬德公司的臭气浓度仍有超标现象。

  “铬德污泥厂目前实际处理污泥的能力是650吨/天,但每天运进去的污泥是近1000吨,多出来的350吨上哪里去了?”据记者了解,今年11月下旬,东莞东江江北支流东莞麻涌镇欧涌村段的江堤上、蕉林中,发现3000立方米污泥。

  事后从有关方面证实,这些污泥是广州几家污水处理厂产生的,委托广州津生公司经过无害化处理,只是一般废物,但该公司处理能力有限,在未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下,便擅自将其转卖给私人老板。私人老板将其倒在东莞麻涌镇德永佳电厂旁的香蕉林。

  会上,铬德公司代表一直“喊冤”:“目前,由于BOT这种形式尚缺乏法律规范,企业与政府签订BOT服务合同,由企业全面承担投资风险,确实难以承受。”该代表说。

  对于铬德公司的说法,有市人大代表提出了质疑。据了解,铬德公司每处理一吨污泥,政府补贴198元,这一价格后来提高到256元/吨,铬德公司自称至今累计处理污泥量70多万吨,市人大代表宁云忠算了一笔账,“铬德处理70多万吨污泥,已经从市政府拿到了1.3亿多元。”

  2004年建成投产、目前广州市唯一的污泥处理厂——广州铬德污泥处理厂生产过程中的臭气扰民问题,多年来一直成为番禺、黄埔两区群众投诉的重点,在本次的人大会上,这个问题再次成为媒体和人大代表关注的焦点。昨天,广州市环保局局长丁红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首度透露,该厂将于近期从黄埔搬出。与此同时,为了缓解广州越来越多污水处理厂所产生的污泥,广州已着手再建两座污泥处理厂,“但选址肯定更科学,而且工艺也更先进,从理论水平上判断将不会对居民产生臭气污染”。据透露,其中一座新污泥处理厂选址在白云区。

  昨天,市人大代表、广州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书记谢卫东说,该厂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产生的臭气污染已令市民忍无可忍了,希望该厂采取有效办法消除臭气,如果不能消除臭气当然要搬。

  陈卫东代表称,市民和众多人大代表已多次和环保等部门沟通。现在受影响的区域主要是番禺化龙、黄埔的大沙地、渔珠街,海珠的新洲、大学城等区域的居民和学生。但令他欣慰的是,经过人大代表和市民多年不间断的反映,目前广州市政府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由副秘书长牵头进行处理。

  而人大代表刘莲香也表示,污水处理厂产生的污泥,如果处理不当,会产生更大的污染。刘莲香告诉记者,自从2004年铬德污泥处理厂建成后,由于该厂是通过高温锻烧等工艺处理污泥,加上运输和处理都不是全封闭的,因此产生了大量臭气,严重影响了附近居民的生活。黄埔代表团已连续6次反映该厂的臭气污染情况。

  据相关代表透露,也就在去年底,铬德公司代表向人大代表们汇报时还表示,该公司曾委托广州市分析测试中心对铬德公司的厂界,当日处于下风口的番禺区思贤村、新造镇外围以及长洲岛、黄埔区的一些居民点环境空气进行同步采样和分析,“通过现场视察和报告分析说明,产生臭气的原因是复杂的,并不是单一的,一些区域的臭气问题与我公司污泥处理厂并无因果关系。”除了自认为与臭气产生无关外,作为广州市唯一的污泥处理厂,铬德公司竟然表示要提前解除合同撒手不干了。

  据了解,铬德公司每处理一吨污泥,政府补贴198元,这一价格后来提高到256元/吨,铬德公司自称至今累计处理污泥量70多万吨,市人大代表宁云忠算了一笔账,“铬德处理70多万吨污泥,已经从市政府拿到了1.3亿多元。”

  昨天,人大代表、广州市环保局局长丁红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铬德污泥处理厂的臭气污染扰民问题引起了省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去年九月,省委决定对污泥厂扰民问题实行省领导“包案”处理,广州市政府也成立了由副秘书长牵头的专门工作组,并初步制定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计划。

  丁红都告诉记者,目前该厂每天最多只能处理污泥1200吨,而设计能力只有900吨,另外多余的300吨,每天只能堆在那里成为新的污染源。而全市现在正在运行的4个污水处理厂产生的污泥都在该厂处理。为了缓解这一情况,政府正在加快建设另外两个污泥处理厂,南北方向各一个。据透露,目前北边的地址初步确定在白云区。

  丁红都说,从目前掌握的数据看,该厂所散发出的臭气中二恶英含量已经很少,甚至基本不存在,希望大家不用担心,但其排出的臭气相关要素是超标的,但超标并不意味着就对人体有害。

  “当初该厂建厂时报了环评,但并没有通过环保局的验收。”丁红都透露,之所以虽没通过验收,但却允许其继续生产,是因为除了该厂,广州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企业处理污泥了。

  铬德污泥处理厂主要是将大坦沙、猎德和沥滘三座污水处理厂经离心脱水的污泥(含水率约80%)用船运至铬德厂进行处理,将含水率降低至65%左右,是我国首个对污水厂污泥进行无害化、资源化处理的建设项目。在处理污泥过程中产生的臭气造成对环境的污染。主要原因是受用地和运输等因素的制约,导致污泥堆积在厂内产生了大量臭气。

  全国首家,也是广州唯一的一座污泥处理厂———位于番禺化龙镇的铬德公司将被关闭,近期会进入过渡阶段,即一方面由污水处理厂压缩污泥量,同时将大部分污泥送兴丰垃圾场填埋。这一消息是有关部门在日前向广州市人大代表作答复中透露的。

  广州铬德工程有限公司(原广州津生污泥处理厂)位于化龙镇沙亭村新围的珠江河段边,与黄埔区隔江相望。2003年,广州市市政园林局与铬德公司签订合同,授予该公司特许经营权,承担广州市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的项目建设和经营。2004年6月,污泥处理厂建成投产,设计日处理污泥规模为900吨。按照要求,该厂负责承接猎德、大坦沙、沥滘、西塱四个污水处理厂的污泥,用船运到珠江边靠岸,而后通过专门的管道输到处理厂内加药、脱水、干化,而后用于造砖。

  但是经调查发现,为什么ag大注就死。铬德污泥处理厂的设计规模为900吨,而四大污水处理厂每天产生的1200多吨污泥都被运送到了这里,污泥处理厂长期超负荷运作,导致大量污泥囤积。市政园林局相关负责人去年11月就透露,该污泥处理厂内当时堆放的污泥达20万吨,不但侵占了原来用污泥造砖的场地,还散发出大量臭气。

  沙亭村一名村干部的妻子就反映,有时候臭气浓烈,夜里睡觉都会被熏醒,走在村里更是要不时掩鼻。同样苦不堪言的还有珠江对岸的黄埔区居民,每当南风吹起,臭气就掉头飘到该区。

  广州市市政园林局认为,铬德公司的臭气污染主要原因是污泥运输、装卸、存储和处理未能完全封闭作业,以及厂内外堆放大量污泥造成的。

  面对质疑,铬德公司则大倒苦水,认为运输码头的用地和经营许可证等问题未获解决,常被处罚,砖厂用地扩容也难度很大,制约了污泥处理能力。

  有广州市人大代表曾连续五次向市人大提出铬德公司的气体污染问题。他们认为,该厂处理每吨污泥可获得政府198元补贴,仅这一项公司就收获了一亿多元,而黄埔区委书记陈小钢更认为,企业不能把自己技术不成熟的后果转嫁给居民和政府。多名人大代表因此建议将该厂关闭,另选地址重建污泥处理厂。

  铬德公司去年11月也提出中止与广州市政府的合同,由市政园林局补偿铬德公司建设投资的折旧,公司提供两年过渡期的污泥处理服务。但是作为广州市唯一的污泥处理厂,一旦关闭,每天产生的上千吨污泥往何处去就成了问题。而且经过计算,即使这个厂被关闭,目前囤积的20多万吨污泥要转运将造成2000多万元成本。导致该公司的关停问题进展缓慢。

  2008年即将结束,有关部门就铬德公司的臭气扰民问题作出了答复。答复中称,根据省、市政府的部署,目前已经提出了解决污泥问题的近期和远期方案。

  政府部门已经展开的近期方案主要是给公司一个过渡期,尽量消除污染,为长期受臭气污染的市民打造好的生活环境。过渡期间,市政府部门将设法改变目前污泥处理对铬德公司的依赖,如在污水处理厂内提高工艺水平,采用厂内脱水技术,减少出厂的污泥数量。此外,过渡期内还将研究建设制肥厂、高档建材厂、现代化焚烧发电厂等多元化的污泥处理方式。

  至于远期方案,则要求铬德公司在过渡期后关闭。据了解,有关部门已经开始与铬德公司就合同解除问题进行谈判。双方将协商处理资产、债权债务移交等问题。新的污泥处理厂将会在广州北部或南部重建。

  此外,有关部门的答复中还强调,在污泥处理厂过渡期间,铬德公司处理后囤积的含水率65%的污泥将被送往兴丰垃圾填埋场填埋处理,以解决囤泥造成的臭气污染。

  类似报道还有很多,以上仅举三例,明眼人不难理解,已经“臭名远扬”的广州铬德工程显然已经不能再用它的名义去做项目了,于是有了广州优特利、广州新致晟、广州普得等站到了台前。

  现在值得问一句的是,广州优特利的技术跟津生污泥处理厂的技术有何区别?优特利对自己的技术藏着掖着不给人看,到底为了什么?一个曾经臭了半个广州被强制关停的技术,换了其它地方就能行了吗?

  南方日报讯(记者/张西陆通讯员/穗府信)19日下午,广州市市长陈建华到石井污水处理厂,调研污泥干化减量试点项目运行情况,并主持召开现场办公会,研究推广应用污泥干化减量技术及相关设施建设工作。

  陈建华一行来到位于白云区的石井污水处理厂,听取污泥干化减量试点项目运行情况的介绍,并深入厂房察看成品污泥。据介绍,该项目于10月8日开始运行,每日处理含水率80%的污泥约71吨,产生含水率33%的成品污泥约23吨,减量比为68%。

  在随后召开的现场办公会议上,陈建华指出,石井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干化减量试点项目达到设定的技术标准,实现污泥“无害化、稳定化、减量化、资源化”的目标。下一步,要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应用污泥干化减量技术。市相关部门要着手制定污水处理厂的技术规范,将污泥干化减量作为对全市污水处理厂的硬性要求。要加快推进污泥干化减量设施建设,力争2016年底前全市污水处理厂全部建成该设施并投入使用。副市长周亚伟等参加调研。

  从报道的时间看,这个项目从2014年10月8日开始运行,11月29日就有市长来调研,运行时间都没有两个月,是谁这么匆忙地要拉上市长来为这么个试验项目“背书”呢?陈市长真的知道这是唯一一个(而不是三个)、满打满算运行也没有超过50天、而且还是一个评审专家组拒绝签字验收的试验项目吗?看来这一点我们只能问广州市水务局了。

  根据市府2013年3月9日工作纪要,水务局报出的《广州市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技术路线》经审议,市府的决策是要建设三个不同工艺路线的试点,择优比较后确定其它各厂的处理方式。但事实上本次招标是仅以石井厂这一个项目为参照的。操作的转折点就在2014年12月20日的《广州市中心城区污水处理厂厂内污泥干化减量工作方案》的确定,其后的一切均以此“方案”为基础。

  这个方案以“用较低运营成本节省政府投资”的名义,“由市财政从土地出让金中列支”,从公共预算中切出了一大块价值8.5亿的大蛋糕。该蛋糕的分法也已确定:上述三个奇怪的门槛中的前两个已在“方案”中出现,第三个是在招标文件出台后根据情况新加上的。

  首先,用了五家不同的招标公司来招标,这一点就非常反常,如果不是为了一家全拿,有必要这么做吗?

  其次,首轮资格审查的公司名录中,广东本地企业占了半数,去掉那些设计院和环保技术公司,其中大多数是名不见经传、根本没有污泥或废弃物处理业务的公司/联合体,这其中有多少是帮着围标的呢?

  如果不出意外,可以确信的是,前述由广州优特利主操的联合体将切走蛋糕的全部或大多数。剩点残羹剩饭给其它投标人的可能性存在,但微乎其微。不信,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保护税法》,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国...